位置主页 > O生活店 >炸石炸出祸1死15伤‧砸毁14厂房18车

炸石炸出祸1死15伤‧砸毁14厂房18车

作者 时间:2020-07-22 阅读次数:881
炸石炸出祸1死15伤‧砸毁14厂房18车(柔佛‧新山19日讯)炸石厂炸石炸出祸,一声轰隆巨响,从天飞降的大小石块不仅砸毁附近工业区超过10辆的车子,也导致约5间厂房屋顶和玻璃墙面中招,有一名塑料厂尼泊尔员工当场遭数吨重的巨石砸死,10名同伴受伤送院治疗;另外在附近的棕油化学厂也有5名员工受伤。週五中午12时45分左右,位于至达城武吉二路的MIEL工业区,传出犹如地震震动的轰然巨响,伴随巨大声响而来的是数不尽的飞石从天而降,同一时候,工业区数家工厂的工作人员除了感受到地摇山动之外,也因厂房顶上突然降下的“石头雨”砸穿屋顶飞坠而下而纷纷找地方躲藏。据了解,该工业区隔邻正是花冈石的炸石厂,事发时,石厂一启动炸药擎,附近约数公里外的MIEL工业区的数家工厂立马就变成灾难现场,飞石不仅砸穿就近5间工厂的屋顶,甚至砸毁超过10辆停放在厂房外路边及厂房内的车辆。数辆最靠近炸石厂的车子,甚至是整辆被砸扁或掀翻,此外,大部份的车镜被砸碎,另有遭击损车身的车辆,情况完全是灾难现场的翻版。数吨重巨石砸死员工一名在塑料厂工作的尼泊尔员工罗汉(25岁),还来不及反应发生甚幺事就被数吨重的巨石压中,以致他手脚扭曲,当场重伤身亡。塑料厂的卢姓总经理指出,事发时,他在办公室内,当一阵巨响传出后,地上即出现一阵晃动,就像地震那样,周围的所有东西皆被震落,情景只能以惊心动魄形容。他透露,不幸遇害的尼泊尔籍员工在案发时,与约30名员工同在厂房的生产部,当大大小小的石块砸穿屋顶落下时,所有人根本来不及闪躲。“遭砸死的员工是被一块数吨重的巨石砸到,我们工厂另有两名员工也被碎石砸伤脸部和手。”坦言心里极为难过又无法平复的他指出,附近炸石厂已不是第一次闯祸,只是这一次情况超乎想像的严重,并且导致该厂的工人伤亡。“炸石厂的一名承包商在事件发生后曾经有来我们这里了解情况,我只是听他说这一次是他最后一次,但没想到却惹出这幺大的祸事来。”“我们已经投诉很多次,也向警方投报过,可是问题一直没有解决。”据了解,遇害的尼泊尔工人来马工作四五年,他发生事故后,在同一工业区工作的哥哥也闻讯赶到现场了解,结果看见弟弟已变成一具冰冷尸体,当场泪如雨下。飞石击中电房爆炸炸石厂意外现场不仅传出炸石的巨响,飞坠的巨石甚至也导致遭祸塑料厂对面的电房发生爆炸。据了解,有关电房是遭一块约5吨重的巨石砸中后发生爆炸。这个电房是其中一间塑料厂的供电来源。据塑料厂负责人陈先生说,该厂电房被砸毁后,预料将大大影响工厂的生产线作业,损失肯定非常重大。根据了解,今次意外受影响的厂房约有5间,其中包括两间塑料厂、一间电子材料包装厂、一间棕油化学厂及一间代理公司。厂房屋顶受损墙面被砸大部份受影响的厂房皆是屋顶受损和墙面被砸。不过,因为这次事件也大大影响不少工厂的生产线。对于此次意外,许多业者皆大表不满,因为多数业者都曾经向有关部门投诉过炸石厂对工厂业者带来的威胁,惟屡屡得不到任何单位的回覆及协助解决有关问题。因此,发生炸石厂意外,并且导致有人伤亡的事件后,业者们皆希望事件引起各方关注,以免日后再发生飞石从天而降的危险了。巨石砸穿墙员工午休逃劫炸石厂意外差点导致更多人丧命,所幸其中一间塑料厂的员工事发时正好是休息时间,生产部员工暂时离开工作岗位,否则其中一块砸穿工厂石灰墙面的巨石,可能会造成更多伤亡。此外,另一间距离情况最严重的塑料厂约500公尺远的电子材料包装厂,闭路电视也拍到一名女员工在数秒内“死里逃生”的画面。一间塑料厂的负责人陈先生指出,飞石砸下的瞬间,其工厂生产部的员工还好都在午休,否则,从隔邻塑料厂飞坠砸穿其工厂生产部墙面的数吨巨石,很可能造成其工人伤亡。他形容,被砸穿的墙面直径有两呎,显见飞石的冲击力度有多大。另一方面,他也透露,飞石落下的时候,他与其他职员刚好在办公室内,其中一颗石头从天而降,砸在一个空的位子上。“这个座位的员工刚好午休不在位子上,要不然情况肯定更严重。”同样受灾的电子材料包装厂,其负责人林先生透露,工厂的闭路电视拍到一名巫裔女员工在千钧一髮之际,躲过飞石迅速砸下的瞬间,可谓死里逃生。根据画面显示,一名女员工于中午12时47分离开生产部关上门后,即步往右边的走道,不料,在她离开的数秒内,距离她后方约3公尺左右的一个钢製桶,瞬间被一块飞坠的巨石砸中。由于巨石飞坠的速度及力度十分猛烈,以致画面出现火花四溅的情景。该名女员工仅在数秒时差内躲过一劫,可谓遭幸运之神眷顾。林先生说,其工厂员工过后称过有关石块,发现石块直径有一尺半,重量甚至达27.5公斤,以此来看,有关的画面只能以“险过剃头”来形容。炸石厂多次闯祸卢姓总经理说,他对意外感到难过,尤其炸石厂已不是第一次闯祸,只是这一次情况严重,并导致工人伤亡。“炸石厂一名承包商事后曾到我们这里了解情况,我只是听他说,这次是他最后一次,没想到却惹出这幺大的祸。”“我们已经投诉很多次,也向警方投报,可是问题一直没有解决。”据了解,遇害的尼泊尔工人来马工作两年,他发生事故后,在同一工业区工作的哥哥闻讯赶到现场了解,结果看见弟弟已变成一具冰冷尸体,当场泪如雨下。第二承包商负责柔佛再也区州议员廖彩彤指出,她已联络炸石工程承包商,不过对方指炸石工程是由第二承包商负责,一切后续将交由第二承包商处理。“我会继续向警方及第二承包商跟进,并查问炸石工程是否符合安全作业标準。”她说,虽然死者是外劳,但几乎整座工厂都受到破坏。她指出,塑料厂负责人申诉,炸石工程在过去已多次发生“天降碎石”的事件。“他们告诉我,炸石工程所炸飞的碎石曾多次造成工厂的天花板破洞,这次意外是最严重的。”出动37拯救员到场协助柔佛州消拯局接获炸山厂意外投报时,以为只是一般电房爆炸事件,不料当来到现场看到灾难式的场景后,才惊悉意外是炸石厂炸石炸出祸。柔州消拯局行动组助理主任莫哈末利查在记者会指出,当局是在週五下午1时14分接获投报并出动拯救队伍,不料,当拯救队于1时42分抵达现场后,才惊觉并非如投报所说的是电房爆炸,而是工业区附近的炸石厂炸石发生意外。他透露,现场所见的情况比想像中严重,当局复再从巴西古当及柔佛再也调动拯救人员,最终一共出动了37人到场协助。莫哈末利查说,在这起事故中,警方也调动了16人到场调查,而国能则派两名职员到场协助。初步了解的情况是,距离灾情最严重的塑料厂仅有半公里远的炸石厂,于週五中午进行炸石活动时发生意外,导致有关轻工业区一公里範围内的14间工厂和18辆车子,遭受不同程度的损毁。他透露,有关炸石厂隶属Wak Kuari有限公司。据他了解,炸石厂本身的员工并没有在事件中受伤,而截至下午获取的消息显示,除了受伤送院治疗的工厂员工,并没有人在事件中失蹤。由于此次意外涉及爆炸物,莫哈末利查说,事件调查并不在消拯局的权限,一切还有待警方调查事故原因。‧2013.07.19
相关的推荐阅读
最新信息
热门文章
热门问答